當前位置︰首(shou)頁>聚焦>

彩票坊

2020-03-01 15:03:32        來源:作者︰ 呂lan)焉shan) 來源︰ 中(zhong)國日報(bao)網

我是穿山(shan)甲

頭(tou)小小的

不會叫(jiao)也沒長牙

吃東西

全靠(kao)一條長長的舌頭(tou)

兩只爪子用來刨(pao)土(tu)、打洞

兩只用來走路、奔跑(pao)

還有一只重重的大尾巴(ba)

走起路來笨笨的

但仔細看(kan)看(kan)

好(hao)像也蠻可(ke)愛的

我可(ke)是唯一長了(liao)鱗片的哺乳動物

當然(ran)

這也是我“看(kan)家”的保護

遇到危險的時候(hou)

我趕緊縮(suo)回自己的殼里

應(ying)付螞蟻、老虎這些(xie)動物

還是沒啥問(wen)題的

但是一踫(peng)到有心的“壞(huai)人”

我就只能(neng)听(ting)天由命(ming)了(liao)

可(ke)能(neng)也是因為長成這個樣子

我慢慢變成了(liao)世界上被走私販賣(mai)最多的哺乳動物

在過去10年中(zhong)

一共(gong)有100萬只我的兄弟(di)姐妹被捕殺販賣(mai)

相當于每5分鐘就有一只同(tong)類(lei)被捕捉

然(ran)後被吃掉

一想到這里

我就感覺好(hao)疼

我有一個疑問(wen) 有的人為什(shi)麼一定(ding)要吃我

有人說我全身是寶

吃我可(ke)以(yi)通乳

我的鱗片可(ke)以(yi)入藥

還有人因為獵(lie)奇和虛榮……

用我來炫耀他(ta)們的財富和地位

我的藥用價(jia)值真的有這麼高嗎

有中(zhong)醫老伯認為我身上有大毒(du)

我的鱗片

和人類(lei)的頭(tou)發、指甲幾乎(hu)沒差(cha)

最近也有一些(xie)人認為

我是某某病毒(du)的中(zhong)間(jian)宿(su)主

可(ke)是天也知(zhi)道我有多無辜(gu)

有些(xie)人買賣(mai)著(zhou)、殺害著(zhou)

非法市場(chang)一直存在著(zhou)

成為傳播(bo)病毒(du)的中(zhong)間(jian)宿(su)主

我很抱歉

可(ke)是沒有買賣(mai)就沒有殺害啊(a)

我也想生(sheng)兒育(yu)女、造福自然(ran)

其實我是大自然(ran)生(sheng)態圈(quan)中(zhong)不可(ke)或缺一環

作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大胃王(wang)

我一年要吃掉700萬只螞蟻

得有70多種吧(ba)

保護了(liao)幾十畝的山(shan)林

還能(neng)調控螞蟻、白蟻族(zu)群

影(ying)響整個生(sheng)態

像陸龜、獾這樣的小獸

也會把(ba)我用過的洞穴

當作臨時的家

這麼看(kan)來

我也算個熱(re)心公益(yi)的愛心人士吧(ba)

回到大自然(ran)

肩負起自己身上“掠食者”的責任

才是一只有志氣的穿山(shan)甲

應(ying)該(gai)做的事情

人類(lei)朋友

你們說

對(dui)不對(dui)



  • 相關新聞
彩票坊 | 下一页